投稿热线:0372-3668657
177-3726-0857
洹上桨声
当前位置:首页 > 洹上桨声

小城故事之一:水冶有个“文保办”

时间:2018-10-22 浏览:425次
分享:

小城故事之一:水冶有个“文保办”

详细说明

  我早从朋友口中听说过“水冶文保办”,但不知道他究竟是个啥单位,因为在中国的乡镇机构中还没有过这种编制。金秋时节,我终于会走进那座小院,几株苍劲的葛藤撑起一架凉棚,满院子的红花绿草舒枝展叶,欢迎我的到来,热情的主人为我讲述了“文保办”的故事。

2345_image_file_copy_6

  一、文艺百花园需要园丁

  水冶镇自古就是工商业繁盛之地,素有“金彭城,银水冶”之称。改革开放年代,水冶人乘风扬帆,弄潮商海,把家乡打造成一个流金淌银,富甲一方,连续十一年名冠中原的经济强镇。生活富裕了,人们有了闲情逸趣,文化之园却有点儿荒凉。他们蓦然发现自己还缺点儿什么,开始反思,开始寻找一种东西来廓清精神上的迷茫,填补心灵中的缺憾。水冶人对文化艺术的追求已成为一种饥渴,焦灼的心渴望着文化雨露的降临,比强烈。

  大风往往起于青萍之末。三五个人开始结成了书画协会,犹如一支逾墙而出的红杏,挑出了水冶地方文化的旗招。曹庆丰是个地道的水冶人,当过支书、厂长,是镇政府一个普通的副科级干部。丰富的人生阅历,敏锐的见识和对家乡故土的挚爱,让他较早地感受到乡亲们对故土文化的焦渴和心灵的躁动。他向镇委镇政府打了个报告,陈述了群众对文化艺术的渴求,希望镇里能成立一个乡土文化的保护机构。他的建议竟然与领导的思路不谋而合。

  有些事,看起来复杂,只要思路对,其实也非常简单。没过几天,镇委镇政府便下达了成立“水冶镇文化艺术保护办公室”的文件,点名让曹庆丰牵头组建。这种果敢的创新精神与知人善任的眼界,令人钦佩。这个办公室不在编、无经费、没有上级对口单位,只是个政府指导、民间运作的临时性机构,职责定位为拾遗补缺,保护水冶文化艺术遗产,仅将书画、摄影、舞蹈等活动纳入管理范围。谁知道,这一“临时”就是八年。

  只派了一个副科级干部,俩肩膀扛个头,两手空空,要组建一个办公室,难度确实有点儿大。但曹庆丰却按捺不住心里的高兴,甘心情愿吃苦受累,因为一个打造“水冶文化百花园”的宏伟蓝图早已成竹在胸。他知道,有了机构就可以招聘“园丁”,文化艺术百花园的春天一定会到来。他首先邀请了李小黑、吴宝平等几个水冶文化活动积极分子座谈,集众人智慧,策筹谋划。2010916日,在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小房间,“水冶文保办”这个新的生命诞生了。办公室的“四梁八柱”全部来自于民间,开支本来就小,加上民间的踊跃捐助,文保办开张的经费有了保障。有人幽默的称:“文保办”是个“一人一屋的文化艺术蜉化器”。

2345_image_file_copy_4

  二、激活传统文化的潜在基因

  万事开头难,步走好了,才可达高致远。曹庆丰心里琢磨着,应该先找一件能牵动水冶人感情的事儿去干,让大家都知道已经有了“文保办”这么一块文化园地,正等着大家来开辟、耕耘。

  水冶是个豫北千年名镇,文化底蕴十分深厚。“柏门珠沼”、“漫水长虹”、“龙山积雪”,名列安阳八大景观;“马氏庄园”、“梅花碑”、水冶老城的“九门十三券”、“明清旧舍”、“山西会馆”,还有100余座大大小小的寺庙和散见其间的碑刻,熠熠闪烁着历史的文光。这些文韵厚重的古迹,一砖一瓦、丝丝缕缕,都承载着水冶人的千年情思和乡愁。文保办决定从挖掘这块宝石起步,开启水冶人弘扬乡土文化的情感闸门。

  一个统计水冶历史文物,收集整理水冶传统文化资料的系统工程启动了。全镇百余座寺庙,几十棵数百上千年的古树名木,数百块古碑刻,上百个有重大影响的历史人物,风物特产,名品名吃,百戏杂耍,老城古建筑,诗词楹联,数不清的历史故事和民间传说,都纳入了调查统计的范围。他们将要拂去岁月的烟尘,让历史文物、历史名人、地方风物重新绽放出光彩。

  水冶镇上下千年、英才荟萃、百业纵横,历史文化资料浩如烟海,要收集整理谈何容易?比如说,单单收集名医、名匠、名人、名木、名品就是一个多么浩大的系统工程。就单说“名匠”吧,又可细分出锡匠、铜匠、银匠、铁匠、石匠、木匠等等。调查谁?向谁调查?靠谁调查?如何调查?一系列难题接蹱而至。

2345_image_file_copy_3

  “听到锣鼓响,自有登台人”。其实调查统计工作的本身就是一个动员群众的过程。调查工作的启动,一下子就点燃了群众的激情。他们对故土的眷恋,对家乡的热爱,凝结成一股巨大的自觉合力,摁都摁不住,更多的人要求参与调查。人多智慧广,人多好办事,曹庆丰心里也有了谱。他把几十个自愿调查人员分成四个小组,定任务、定时间、分区域,有条不紊,有序推进。

  文史资料大都是靠一代一代,口口相传积累下来的,口述者大多是年迈老人。有人口齿不清,有人听力不佳,调查中尚须家人充当翻译,增添出许多麻烦。有个90多岁的老人耳朵聋,却是个“老文物匣子”。自愿调查者李文富为了打开这个“老文物匣子”,特意自费给老人买了个助听器,感动得老人倾“匣”以述,并献出了珍藏已久的西大寺、山西会馆“布局图”。92岁高龄的退休教师王德绍,经常骑着自行车参与下乡调查。他内兄王庭桢是国内外外科专家,大医仁心,救人无数,生前每年资助并推荐三四个青年才俊到世界高校留学深造,功德无量,但不幸逝世了。为了收集他的资料,王德绍以鲐背之身亲赴郑州,找到了王庭桢96岁的同学张绍房,终于如愿以偿,写出了王庭桢的小传。

  经多年的努力,收获了硕果。文保办,将全镇所有历史文物登记造册,并向有关部门提出保护建议;先后出版了《水冶记忆》、《古镇文史》、《百年、百业、百人》、《古泉、古镇、古村落》、《水冶盘鼓抬歌》等书籍;为水冶镇积累了数百万字的历史档案资料;还编写出《可爱的家乡》,作为乡土教材发送给中小,将文化艺术的种子和对家乡的热爱播种到孩子们心头。文保办这场戏唱火了,深得民心民愿,在社会上刮起一股文化旋风。一时间名声鹊起,水冶人都知道镇上有了个“文保办”。许多人见惯听惯的“老物件”、“老故事”、“老房子”,陡然间放出光彩,成了宝贝,震撼着人心,激发了水冶人对家乡文化的认同感、自豪感,激活了潜伏在心灵深处的传统文化基因。一个绚烂的“文化百花园”的大门正在徐徐开启。

2345_image_file_copy_2

  三、精心培育百花群落

  有了辛勤的园丁,曾经荒芜的百花园变得枝繁叶茂、姹紫嫣红。一时间,众多协会、团体破土而出,应运而生,异彩纷呈。文保办运用自创与栽培相结合的办法,指导并批准了众多文化协会的成立。截至目前,文保办旗下已有文化艺术协会和团体36个,会员2000余人,突破了原先的管理范围,涵盖了文化艺术的方方面面、旯旮缝眼儿,可谓洋洋大观。像“旗袍协会”、“地书协会”、“语言朗诵艺术协会”、“影视演艺协会”这些只是在市、县级以上才可能有的协会,也在这个乡镇落地生根,其中居然还冒出一个在全国都极为罕见的“响鞭协会”。但你又不得不说“甩响鞭”也确实是中国的国粹。百花争妍,满园生香,百家和合,相竞相生,令人叹为观止。

  如果将人民群众比作百花园的土壤,将那36个协会比作百花园的花木群落,这些花木群落犹如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每天从土壤中吸收着营养和水分,同时也每时每刻向土地播洒着芬芳,回馈着养分。那么,作为园丁的使命就是辛勤耕耘这沃土,播洒阳光和雨露。文保办适时制定了“文化艺术协会管理办法”,将工作着力于培养协会带头人上。文保办每月都要召开各协会带头人参加的研学交流会,组织学习有关宣传工作的指示精神,十八大以来尤其重视了“四个自信”、“四个意识”的教育,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统领文化艺术工作,激发每个会员的历史自觉精神和家国天下情怀,从而让协会自觉承担起“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历史使命。文保办每年都要召开有镇委镇政府主要领导参加的年会,对先进协会、先进会员进行表彰和鼓励。

  众多会员在这个文化百花园中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找到了高尚的生活情趣,找到了荣誉感和自信心,找到了乡情和快乐,找到了精神家园。又通过会员们的传递让整个社会都知道:所谓幸福生活,不仅仅是物质上的富足,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富有和追求。没有崇高精神支撑的富足只会产生堕落、浮躁和空虚,有了理想信念的精神支撑,正气、和谐、富足才能长久。文保办这些教育培训和活动保证了各协会的健康成长,发展壮大。

  有人常对曹庆丰说:“又不挣钱,天天作难转筋,吃苦受累,不知道你图个啥?”曹庆丰总是平静而微笑着回答:“传承和弘扬乡土文化艺术是大家的事儿,不能在咱这一代人手中断了线,总得有人领头干。咱不图名利富贵,只图个心安理得”。曹庆丰已然将手中的工作当成了一种事业和使命,他的这种信念在许许多多会员的心中引起了共鸣。

  当年,只派了一个领工资的副科级干部,数年之间打造出一座百花盛开的文化园林,不得不让人赞叹,不能不让人钦佩决策者的眼光。在这个百花园中,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各种文化艺术群落交相辉映,各种文化艺术活动变成了每个协会会员的自觉行动,就像一条全自动生产线,每天在创造着精神财富,为社会输送着正能量。然而,每个协会会员都不图一分钱的报酬,还主动为协会捐款,把文保办和协会当成了自己的家。这种独特的“水冶文化现象”,确实创造了一个奇迹!

  四、将文化艺术的芬芳洒播到基层

  人民群众是文化艺术的创造者,文化艺术理应回报人民;文化艺术只有向基层沉降、延伸,让人民大众广泛参与,才能教化社会、鼓舞正气;也只有扎根于基层,文化艺术才能接地气、入民心,才有持久的再生能力、传承能力。这一理念,在广大协会会员中已逐渐形成共识。有了群落和队伍,如何将根须深入到基层,文保办确实花了工夫、动了脑筋。他们鼓励文艺下乡,鼓励文艺活动常态化,组织各种赛事和集中展示活动,让各种文艺活动成为了约定俗成的规矩,成为每个会员心中的“契约”。

  2014年,在文保办的极力争取下,由安阳县文联、书画协会主办,由水冶书画协会协办的“安阳县第六届书画展”在位于水冶镇的安阳县少年文化活动举办。数百平方米的展厅,四无虚壁,展出书画精品300余幅。县委书记徐慧前和四名常委出席了揭幕仪式,万余人参览,人潮涌动,络绎不绝,参展作品也终集结为精美的画册出版发行。

  水冶地书协会于2016年成立,省内乡镇级单位仅此一家,已发展会员80余名。在安阳市第十三届地书竞赛中,11名会员参赛,4人获一等奖,6人获二等奖,1人获三等奖,集体获银牌。两年来,他们每天在水冶广场或珍珠泉展示地书,同时现场张挂会员和广大书法爱好者的宣纸作品,每天都引来数百人围观、交流。节假日,家长们还领着自家学生到场观摩研习。地书易于现场教学,直观效果好,成本低,艺体兼修,便于普及推广和激发群众学习热情,是一种很有冲击力的书法练习活动。全镇现已有300多位少年地书习练者,成为未来“书法家的候备库”。2018827日,市体工委副主席张子义及市地书专业协会、文峰区有关领导到珍珠泉专项考察水冶地书,给予充分肯定和热情赞扬。

  文保办还积极推广书法进校园活动,由每周派书法家进校讲课,到直接培训书法教师,两年半时间培训教师200余人。水冶书画协会、地书协会的这些活动,在社会上引发了一股连绵不绝的“书画热”,水冶镇成百上千的群众和青少年涌入了书画研习队伍。

  盘鼓抬歌是水冶镇的传统文化项目。2015年元霄节,文保办策划了“盘鼓抬歌大汇演”。十架抬歌、几队秧歌、几十架盘鼓、武术队、军乐队组成的表演队伍,犹如一条长龙,缓缓游走于大街之上,参演者1000余人,观众数十万。水冶沸腾了,人流滚滚,街巷塞绝、彩旗蔽日,盛况。人们从乡下涌来,从数十里之外赶来,居民的亲友们从外省市赶回家乡观瞻,安阳市县电视台和众多媒体参与报道,100余位摄影爱好者和专业航拍队用镜头记录了盛会场景,餐饮旅宿一时难以应酬。

  文保办积极推动文艺下乡义演。今年夏季,文保办在滨江社区马氏庄园举办了消夏歌舞晚会。舞蹈协会、旗袍协会、影视演艺协会等单位百余名会员参演,观众近千人,历时四个小时,演得精彩,看得专注,秩序井然,直至深夜方散,深受群众称赞;旗袍协会已扩大为二三百人的队伍,曾多次参加全国、省、市旗袍展演竞赛。他们除正常的广场展演活动外,还组织下乡活动,以歌舞的形式深入敬老院演出。演出人员身着各种花色的旗袍,载歌载舞,成为水冶镇一道靓丽的风景;影视演艺协会自编、自导、自演,拍出抨击腐败、乱收彩礼等丑恶现象,歌颂大学生村官,鼓励残疾人创业等正能量题裁的短剧六部,在网上传播,广受赞誉;太极拳协会,武术协会,每天在广场练功示范,助推了全民健身运动,有些会员参加国际大赛还拿过名次。

  在历史与现实的交点上,传统的文化艺术与人们的精神追求碰撞出绚烂的火花,绽放出璀璨的人文之光。如今的水冶人,闲来打牌的少了,遛狗的少了,喝醉酒的少了,邻里间生闲气的少了;舞文弄墨、吟诗作赋、运动健身、吹拉弹唱、著文出书的多了,参加文化艺术活动已经成为一种时尚,一种潮流,一种风气。而这种风气,已然登门入户,滋润着人心,教化着整个社会。

  文保办在推动文化艺术普及的同时,尤其重视文化品位的提升。近年来,他们组织邀请部分作家和大批文学爱好者,以诗词歌赋、散文、小说等形式,写水冶、赞水冶、传播水冶乡土文化,写出了一批较高水平的文艺作品。由文保办收集编篡的《水冶诗词集萃》准备近期出版。退休工程师苏白,用数年时间写出了歌颂安阳人民抗战的90万字的长篇小说《浩浩长风》。已过古稀之年的省作协会员程心泰,不顾疾病缠身,写作的四卷本小说《人生七彩梦》,已有2卷出版。这些作品,以水冶为背景,以宏大而深远的视野,描述了家乡儿女在历史长河中自强不息,英勇奋斗,再现了一幕幕可歌可泣、波澜壮阔的历史活剧,字里行间闪耀出理想信念、家国情怀、高尚的道德风范和人文之光,犹如一股股汩汩流淌的清泉,更深层次上滋润着水冶这块土地。

  行笔至此,掩卷长思:而今,水冶这个文化百花园中,已是满园春色关不住,古镇无处不飞花。水冶人曾经创造了辉煌灿烂的物质文明和悠久的历史文化,也正在创造着新时代光彩夺目的精神文明。这个千年古镇,拒绝了文化的荒漠,谱写了文光四射的华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水冶镇委镇政府远见卓识,让水冶有了这个“文保办”吧!(记者 郝永海 撰稿 李好书)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扫一扫

扫一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