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热线:0372-3668657
177-3726-0857
时代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 > 时代报告

逼死大学生后,放贷者又出新套路

时间:2018-08-22 浏览:619次
分享:

逼死大学生后,放贷者又出新套路

详细说明


 001.png

抓捕现场。李青文 

 

法治记者      杨东风  

法治特约撰稿人 李青文  高居军

“我儿子是活生生被他们逼死的,才刚满18岁啊!”2017年的,深陷“校园贷”套路的杭州市某大学学生倪军,从30层楼上跳了下来,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他带着满腔的恐惧和无助,背负未能还上的2000元借款,匆匆地离开了这个世界,留下父母痛苦不已。

在倪军跳楼自杀两个月后的201821日,同样深陷“校园贷”套路、惊恐无助的河南安阳某高校女学生张华,选择了向安阳警方报警求助。

历经两个月的缜密侦查,今年326日,安阳公安组织警力前往杭州、江西等地,一举打掉了以许多谦、杨易等5人为首的特大涉黑“校园套路贷”犯罪集团。主犯许多谦、杨易等人,正是逼死倪军的元凶。

 

深陷套路:

借款10003个月变54000

 

回想起深陷“校园贷”以来那一百个日日夜夜的煎熬,张华至今仍心有余悸。

201710月底的,张华在里闲逛,琳琅满目的衣物让她心动不已,但身为学生的她囊中羞涩,只能饱饱眼福。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你好,你是谁啊!”张华一看是陌生的电话号码,便礼貌地问道。

“我是‘一代金’网络贷款公司的,请问你需要借钱吗?我们公司是不收利息、不要任何抵押的,不用半个小时就能让你拿到钱。”对方是一个甜美的女孩声音。

“有那么好的事情吗?”张华搭讪道。

“当然了,你只需加我们的一个微信号就可以办理借款手续,很简单的。”

正迫切需要钱的张华没有想那么多,就在微信上添加了A质高分期微信一代金CIO审核”好友。

随即,对方不断地发来信息,让张华上传生活照片,又让她输入身份证、支付宝账号及密码、班级微信群账号及父母、同学朋友等人的姓名、电话、微信等信息。

随后,张华按对方的要求,完成下载了QQ同步助手,连同密码和账号一同发给了对方。

“恭喜你,你可以从我们这里借到1000元了。”

张华疑惑地问道:“这样就能拿到钱了?那怎么样拿到这些钱呢?”

“你下载安装‘一代金’软件,将你的银行卡连接到这个平台上,钱会在30分钟内打到你的卡上,不过你得给我们公司打个电子借条。”

张华按要求下载安装了“一代金”,很快就收到了一笔钱,但只有590元。“我不是借了1000元吗,怎么只收到590元呢?”张华问。得到的回复是:扣除利息和手续费后,就是590元。

借钱后的第三天,这个平台再次问张华还借不借钱了。

经不住诱惑的张华,按照次借钱的程序和条件,又从这个平台上借了1000元,同样只拿到590元。

借款很快到期了。“美女,今天是你还钱的日子,可别忘记了啊!”电话那头依然是原来那个甜美的声音,但在张华听来却觉得很刺耳。

借来的钱都花光了,张华本就囊中羞涩,这个时候那里还有钱来还:“真对不起,我手头有点紧,不过我会想法还钱的。”

“没有问题的,但你需要办理一个延期还款的手续,可以延期一周还款,不过每天要收100元的利息,如果你同意的话。”

“啊!这利息是不是太高了啊!”张华自己小声嘟囔着。

“没事,你不想延期,记着今天把钱还了就可以了。”

“别、别,那你给我办个延期7天吧!”张华没有办法,只能办理了延期手续。

7天的时间转眼即逝,又到还钱的日子了。对方的催债电话如期打了过来。

张华说:“我现在真的没有钱还你们,怎么办呢?”

“我给你推荐一个借款平台,你先借了钱还给我们吧,那样你就可以有时间想办法了。”

天真的张华不知道,此时她已陷入了“套路贷”陷阱。此后,每次到期还不上借款时,平台就会主动给张华推荐一个新的借款平台。

短短3个多月的时间,张华先后从一代金、呱呱金融、品佩财务、是善财务、e贷宗师、蓝色金融、毛姐借条、AA红九等20多个网络借款平台,借到了24笔钱,累计借款和利息高达54000多元,但她实际拿到手的只有1000多元。

让张华胆颤心惊的是催款电话信息,内容简直让人毛骨悚然:说她是卖淫小姐5元一次,量大从优;说她有毒瘾、梅毒等,什么难听说什么,并且还把那些恶毒的话发给她的老师、同学、好友和家长。

看到女儿发生的变化,张华父母再三追问,张华终于说出了实话。得知真相后,张华父母一时间也乱了阵脚。无奈之下,他们还是想办法先后借了27000元来帮张华还了一部分欠账,剩下的17000元,他们实在没有能力再帮她还了。

被逼无奈,21日,张华向安阳公安机关报警。

 

索命逼债:

2000元借款逼死18岁大学生

 

相比而言,张华是幸运的。

在杭州西湖湖畔,在2017年的后,刚满18岁的大学生倪军,因借款2000元到期无法偿还而被逼得走投无路,从30层楼上跳下自杀了。

“再不还钱,我就杀你们全家,让你们不得好死。”倪军自杀后一个月,他的父母还接到了这样的催债电话。

“我儿子都自杀一个月了,你们怎么还来逼他还钱,你们还有没有半点人性?”

“少来这一套,人死债不烂,那你们也得还钱,少了一分钱都不行。”逼债人恶恨恨地说道。

201712月,倪军从“一代金”平台借款两次,次借款还清了,3日后,他又向平台再借了2000元,到手1500元,这次消费之后,便再无力还款。“一代金”不间断地催还,并对倪军进行恶劣辱骂、威胁、恐吓,逼他还款。

“倪军就是被他们逼死的。”倪军的一个女同学边哭边说,“我和倪军关系要好,这些要债的还经常给我发信息,说的话恶心死人。他们还PS了倪军好多性爱照片、死了的灵堂照片、生殖器官照片等发到微信圈里。”

“儿子一米八多的个子,很帅气,很听话的,家人都喜欢他,可他怎么就舍得撇下我们走了啊!他姥姥年龄大了,孩子的事不敢给她老人家说,怕承受不了打击。”倪军父亲老泪纵横,“孩子出事后,孩子妈妈的头发一夜之间全都白了,晕死过去好几次,要不是抢救及时,早就没有命了。唉!真是作孽啊,作孽!”

从借2000元到自杀,时间不足一个月。倪军每天不敢看手机,怕听到手机铃声和收到信息的声音。白天不敢见到同学、朋友、老师,晚上还要独自承受整夜的恶梦缠绕折磨。他生前到底承受了多少压力?我们不得而知。

 

销声匿迹后:

炮制网店炼制放贷新套路

 

“许总,事情可能有点不妙,杭州有个借钱的大学生跳楼自杀了,网络上还有我们催款的照片,怎么办?”梁飞向许多谦汇报说。

许多谦正是操纵“一代金”等多家网络贷款平台的老大,而梁飞正是该团伙催款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其团伙主要成员还有杨易、许军、张平、刘敏等。

杨易、许军、张平、刘敏,是许多谦的初中同学和老家的弟兄姐妹,他们筹集了6万余元,先后注册了中启能网络公司、江西吴鸿科技、等5家公司。

随即,他们开始广泛向社会网络闲散人员,经过简单培训后,利用这些公司作平台掩护,开展校园套路贷。并且限定了每个小组每月放款笔数不能低于100笔的硬任务,对于不能完成的人员进行打骂和体能惩罚。

有一次,一个员工实在受不了体罚想偷跑回家,结果被许多谦发现并抓了回来,活活地被打了个半死。许多谦笑着对其他员工说:“他太不听话了,偷了公司的东西想跑,在这里没有人能跑出我的手掌心。如果不信,大家尽可以试试看。”有了这次现场“说法”后,公司的其他员工再也没有发生过偷跑的事件。

许多谦要求公司人员:要大力拓展公司业务,要把放在在校大学生。“大学生相对单纯,社会阅历少。这是我们创造利润肥沃的土壤,要牢牢地占领住,不能有丝毫手软和仁慈。要大肆对大学生开展足以让他们心动的宣传,不管用什么方法,采取什么手段,总之要广泛占领这一广阔市场。”

一时间,铺天盖地般的广告、信息、QQ等,渗透进了大园,许多谦集团公司的业务量快速增长,骨干人员的工资半年就超过了40万元。半年时间,其集团公司利润超过了1500万元,比投资成本翻了250倍。

得知大学生倪军自杀事件之后,许多谦紧急召开了股东会议,为了不让倪军自杀事件牵连到公司,许多谦在股东会上当即作出决策,马上关闭所有网络借款平台。同时,要求技术部和研发部人员,在短的时间内拿出更为隐蔽的新产品,尽快展开新的业务。

许多谦和他的借款平台,就这样一夜之间销声匿迹了。

不过,此后不到一周的时间,网站上就出现了3家虚拟购物平台:“质高商城”“达购235”“快购18”。而这正是许多谦炼制的所谓新的高利贷套路。

比如说,平台同意借给你1000元,那么你要选定价值1000元的物品,然后,你点击出售,否则你不可能借到钱。点击出售后平台会显示卖了590元,这就是你所借到的钱数。然后,平台再通过他们的APP转入你的账户,完成了交易。

借钱的手续和张华、倪军他们一样。这是倪军自杀事件后,许多谦和他的犯罪集团炮制的新式“购进卖出”放贷新套路。

 

捣毁老巢:

雷霆出击犯罪集团被连窝端

 

接到张华报警之后,安阳公安很重视,立即组织了10个侦查小组,北上吉林、北京,南下江西、杭州、广州,西至山西、甘肃,东到济南、蓬莱,辗转十余省、自治区、直辖市,历经两个月的缜密侦查,基本查清了以许多谦、杨易等5人为首的特大涉黑“校园贷”犯罪集团脉络。

许多谦、杨易、罗军3人在江西宜春涉及3家公司:宽宽网络科技、江西鼎盛科技、江西杨易网络科技,犯罪内部组织有四层。

这其中,江西鼎盛科技由罗军担任法定代表人,系许多谦犯罪集团分支,许多谦占有20%股份。许多谦亲自向这家公司传授“校园贷”的基本技巧而实施犯罪。罗军向社会网罗了钟木、袁方、刘佳、杨森等九名骨干,以同样的犯罪手段疯狂实施犯罪。

该集团公司有成型的催款模板,对于无力还款的大学生,采取向其家人、同学、老师、亲属等发送裸体照、灵堂照、生殖器照及侮辱、恐吓性短信,造成本人及其周围人员巨大精神压力,从而达到还款目的。

警方初步查明,受害的大学生超过11000人,涉及到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这其中,因犯罪集团逼迫而离家出走、辍学失踪、重度抑郁退学、自杀轻生等的大学生达50多人。

重庆大学生何某,家人为其还款达20余万元;西安大学生高某家人替其还款10多万元,被逼退学;山东大学生李某、新乡大学生杨某两人因欠款被催收后,导致重度抑郁,被迫退学;蓬莱大学生杨某因其女朋友及其姐姐裸照被催收人员传到校园百度贴吧后,被迫退学。

此外,西安、浙江、驻马店分别出现了3人服安眠药、割脉、跳楼自杀被阻止和抢救事件。

“猖獗之极,可恨之极,忍无可忍,以快速度打掉这个涉黑犯罪集团,还受害大学生公道,还校园一片晴空。”安阳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戚绍斌听了汇报后,当即责令成立专案指挥部,亲自挂帅任指挥长,常务副局长胡文立任副指挥长,全力打掉犯罪集团。

“开始行动。”安阳警方经过近两个月缜密侦查后,32610时,戚绍斌下达抓捕命令。

按照既定方案,在胡文立带领下,5个抓捕小组突然冲进犯罪集团公司,抓获犯罪嫌疑人126名。

专案组调取证人、语言材料1300余份,核实证据503份,核实案件达1200多起。

警方初步查明,许多谦犯罪集团涉嫌敲诈勒索、非法拘禁、寻衅滋事、强迫交易、诈骗、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传播淫秽物品、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故意伤害九种罪名。

安阳警方证实,嫌犯许多谦、杨易、罗军等组织的犯罪集团涉案资金达3480万元,冻结涉案资金569万元,查封房产10套,扣押各种汽车11辆。

目前,安阳警方将案件定为2018·03·26专案进行全面侦查。

(文中受害人、犯罪嫌疑人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王硕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扫一扫

扫一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