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热线:0372-3668657
177-3726-0857
时代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 > 时代报告

我与《奔流》

时间:2018-07-11 浏览:383次
分享:
详细说明

我与《奔流》

 来源:时代报告-时代报告网  责任编辑:时代报告


张晓红

文/张晓红

经常有朋友问我:“你是学法律的,怎么会痴迷上写作呢?而且写起文字来这么流畅自然?”回顾自己的码字生涯,和少女时代偶尔读到的一本《奔流》杂志不无干系。

二十二年前,我还是一名在校初中生,在代我们作文课的张老师办公室里,见到了一本杂志,这就是1985年8月的总第180期《奔流》。我随手翻来,恰看到莫言的短篇小说《秋水》,顿时被文中所描写的在秋季滔天洪水到来之际,以“我爷爷”为代表的高密东北乡子民们所上演的一出出慷慨激昂的人生大剧所吸引,如饥似渴地阅读起来,连张老师说什么也听不到了。莫言是在他开始创作的第四个年头在《奔流》上发表这篇小说的,谁也不会预料到在多年以后,他会成为我国一位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可见《奔流》编辑们的慧眼。张老师看我爱不释手的样子,索性把《奔流》送给了我。

这本《奔流》,让我一次领略到文字的魅力,它们或隽永飘逸、惟妙惟肖,或雅致细腻、栩栩如生,或虚实相间、秒笔生花,或气势磅礴、引人入胜,或色彩鲜明、独树一帜的叙述,给我描绘出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引我走进一个令我好奇而且激动不已的领域,从此,我对阅读和写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为了能买上一本自己所钟爱的《奔流》,我从爸妈给的伙食费中,五分、一角地节省下来,等攒够了几角钱,就飞快地跑到几公里外的新华书店,贪婪地望着橱窗里面的一本本《奔流》踌躇不已,一把硬币在手心里攥出了汗,还不能决定去买哪一期的,因为每一期都对我具有同样大的吸引力。在售货员不满的责备声中,终于下定决心挑选了一本,恋恋不舍地交出那把硬币,一步一回头离开书店,脑子里酝酿着下次再来买《奔流》的梦。那时候担心就是在我攒好足够的钱来买《奔流》的时候,橱窗里的《奔流》会被别人给买走。也异想天开地梦想着自己的文字也能出现在某一期的《奔流》上,有好几次,我还初生牛犊不怕虎般把自己的习作工工整整地誊写在稿纸上,悄悄往《奔流》编辑部投稿呢。当然,每次都是石沉大海。

有,在我兴冲冲再去求购《奔流》的时候,橱窗里再也找不到她的身影。她不是被别人买走了,而是停刊了!我抚摩着自己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银两,心中怅然若失,有好一段时间都不愿再去书店。

读不到《奔流》了,但由《奔流》引发的阅读习惯,我一直保持了下来,心中的文学梦也一直不曾熄灭过。后来,在我的不懈努力下,终于有习作变成铅字了。但在欣喜之余,却也不免遗憾:我的文学之梦是由《奔流》点燃的,我的一篇习作是投稿于《奔流》的,在我蹒跚行走在逐梦之旅时,却不见了她的踪迹!

2014年10月,一个金色的收获季节,令人振奋的消息传来:创刊57年、停刊25年的纯文学刊物《奔流》,要在我省复刊了!我欣喜若狂,马上致电与我一样拥有《奔流》情结的文友们,大家为即将到来的久别重逢感慨不已,相约欢聚一堂,举杯相贺。在编辑部的老师们正在辛辛苦苦为《奔流》的复刊做着紧张工作的时候,他们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豫东一处摇曳的烛光下,一群年逾不惑的《奔流》发烧友们,正在为这份失而复得的精神食粮,激动得热泪盈眶!

终于,我得到了《奔流》复刊后的一期,捧在胸前,宛如漫漫长夜收获了晨曦中的一缕朝霞,历经酷寒折来了早春的一枝红杏,那种喜悦之情,真让人无以言表!在我人生的秋季,《奔流》这位少女时代的“恋人”,带给我一抹明丽的春色,再次唤醒了我的文学梦。我也终于实现了自己二十二前的心愿,让自己的文字刊登在了《奔流》杂志上。

奔流,指流得很急的水流,语出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漓水》:“山有涌泉,奔流冲激。”在文艺复兴的春天,复刊的《奔流》岂不就是一条奔流不息的大河?我愿是其中一朵粲然的水花,在奔向文学圣殿的征途中,随奔流激越的大河一起,领略两岸壮美绮丽的景色!

复刊后的《奔流》在编辑部各位老师的共同努力下,迎来了又一个艳丽明媚的春天和硕果累累的金秋;而我和与我一样对《奔流》情有独钟的爱好者们,在《奔流》的陪伴、鞭策、感召下,逐梦之旅也一定会越走越好、越走越远!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扫一扫

扫一扫

返回顶部